第1章 一巴掌

唐黎今天被人甩了一巴掌。

按照她平時的尿性脾氣,本來是應該當場就甩回去的。

可是手都抬起來了,她想了想又沒抽出去。

這一巴掌要是真的打出去了,回去和厲墨不好交代。

她撩了一下被打亂的頭發,沒什么表情,任憑那個女人指著她罵了很多的難聽話。

也任憑周圍人對她指指點點一臉唾棄。

唐黎還真的不在乎。

女人罵完了,最后警告她,“離我兒子遠點,我告訴你,阿墨是有未婚妻的人,你這種騷狐貍,他也只是玩玩。”

唐黎不輕不重的笑了。

誰還不是玩玩呢。

厲墨是,她自然也是。

唐黎沒說話,看著厲家夫人帶著傭人離開。

在商場電梯口那邊,站著一個女人,衣著考究,娉婷而立。

厲夫人過去,好像是安撫了那個女人兩句。

女人垂著頭,有些委屈的模樣。

厲夫人還抱了抱她,然后兩個人帶著傭人呼呼啦啦的從扶手電梯下去了。

唐黎摸了摸臉頰,這厲夫人下手還挺重的。

她舔了舔后槽牙,現在一側的太陽穴還嗡嗡作響。

她把掉在地上的手提袋撿起來,不管別人的眼神,轉身去了另一處的電梯。

這逛街肯定是沒辦法了。

頂著半張腫臉,她雖然是不太介意,但是厲墨知道了,肯定會不高興。

地下停車場,有唐黎的車子。

車子是厲墨給買的,她不懂車,但是也知道,這個車子不便宜。

不過好死不死的,唐黎才走到車子旁邊,就又看見了厲夫人。

厲夫人身邊的女孩子這次哭了,小聲的抽泣。

這停車場現在沒人,于是抽泣聲就顯得那么清晰。

厲夫人似乎挺心疼的,拍著對方的肩膀安慰。

唐黎嗤笑一下,按了車鑰匙。

車燈一開,厲夫人就發現了唐黎。

她真的是,恨不得用眼神就能弄死唐黎,惡狠狠地看著她。

唐黎是笑著的,眉眼嫵媚飄蕩,還沖著厲夫人飛吻一下,然后扭身上了車。

車子從厲夫人旁邊開過去。

那站在厲夫人對面的女孩子,她看的真真切切。

這是班清,她認識。

厲墨的未婚妻。

典型的溫室小白花。

應該是厲墨喜歡的類型才對。

只是這男人啊,都是不安分的人。

唐黎一邊開車,一邊把遮陽板放下來,順勢照了照鏡子。

這半張臉已經腫起來了,配上另半張,看著可有點慘。

不過唐黎挺高興的。

她一路回了家。

張嬸過來開門都被嚇了一跳。

她看著唐黎,“唐小姐,你這是怎么了?”

唐黎徑直進屋,“哦,被厲夫人撞見了,賞了我個這玩意。”

唐黎慢慢的上樓去,“我不舒服,先睡下了,吃飯不用叫我了。”

她回了二樓的房間。

知道自己這樣,張嬸肯定會和厲墨說的。

所以她慢悠悠的換了一身衣服,去卸了妝,又在浴缸里面泡了個澡。

結果從浴室出來,唐黎就停了動作。

厲墨就站在窗口那邊,雙手插兜,看著外邊。

唐黎抿了一下嘴,然后就笑了,“你怎么這么早回來了。”

厲墨轉身過來,視線在她的臉上停留了一會。

他臉上沒什么表情,整個人顯得尤為的清冷。

他連眉頭都沒蹙一下,只是開口問,“誰打的?”

唐黎摸了摸現在還紅腫的臉,微微撅了嘴,聲音也帶了一些埋怨,“你說呢。”

厲墨眸色深了深,“班素?”

唐黎趕緊搖頭,“不是不是,不是她,是厲夫人,她今天看見我了,然后就……”

她還聳了一下肩,有些無奈的樣子。

厲墨這就不說話了。

厲夫人動手的,他這個做兒子的,也沒辦法。

不過安撫唐黎,其實挺簡單的。

厲墨開口,“二十萬。”

唐黎心里一跳,臉上依舊不顯山露水,回答也很干脆,“可以啊。”

厲墨盯著她多看了兩眼,然后從房間出去。

等著房門關上了,唐黎才笑出聲音來。

一巴掌二十萬,她賺了。

點擊獲取下一章

重庆时时彩最新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