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溫顏

陸質說:“說正經事,我聽陸樾說你對那女生有意思,是真的假的?”

“你不是說我的春天到了么,如你所說。”

“……”陸質被口水嗆到,“真的假的?”

再三被質疑的易淮先冷呵了一聲,直接掛了電話。

……

幾天后,沈蒽柔要回了那八千塊,也從當時經辦她案子的那位警/察那得知,陳建北被關起來了。

八千塊要了回來,是高興的事,沈蒽柔就請溫顏去食堂吃了一頓好的。

溫顏伸手夾菜的時候,袖子往上滑露出了一圈淤青的手腕,沈蒽柔恰巧看見,怔了幾秒,下意識問:“你手腕怎么了?”

溫顏笑了笑,扯了扯袖子,漫不經心道:“沒事。”

那傷看起來似乎不是新的。

她不想說,沈蒽柔也沒追問,原本融洽的氛圍也因為這一小小的插曲變得不太正常。

吃完飯,溫顏還有事先走開了,沈蒽柔漫無目的,就去圖書館看書去了。

這會圖書館沒什么人,她隨便找了個地方坐下來,拿了本書在看。

隔壁忽然傳來一道聲音,是溫顏的。

“輕一點。”溫顏說。

男人的聲音緊隨其后:“別裝了,裝什么,我這樣你不喜歡?恩?”

“不、不喜歡。”溫顏聲音聽起來有些痛苦壓抑,“周尋,你輕點。”

“口是心非,欠收拾。”

……

沈蒽柔不敢發出聲音,一動不動僵在原地。

隔壁安靜了一會兒,男人說:“怎么,吃飽了?”

溫顏:“恩,不過下次能不能別在明顯的地方留痕跡,剛才被我室友看到了,這種傷,我解釋不了。”

“哦,你室友沈蒽柔?”

“恩。”

周尋眉目張揚,不懷好意靠近她:“陳禹最近追的那個?要不介紹給我認識?”

溫顏薄怒,怕被別人聽到,聲音壓得很?。?ldquo;你有病是嗎?你給我老實點,她不是你能碰的人。”

“那陳禹就行?怎么,不敢介紹給我,是怕我喜新厭舊?吃醋了?”周尋越說越離譜,溫顏知道他是這種性格,也不想和他廢話了,“總之你別想搞她,她不是那種女人。”

“哦,那你是了?”

溫顏也不否認,拿著化妝鏡在補妝,“是又怎樣,你不喜歡?”

“吃多了膩,想換口味。”

“那找別的女人,別找她。”

……

沈蒽柔不是故意偷聽他們談話的,她只不過恰好碰見,聽到這番話,她也不知道做什么反應。

等隔壁的人離開之后,她又等了一會兒,才離開圖書館。

她聽出來那個男人是誰,是周尋,同專業,卻小她們一屆的學弟。

迎新會上那次,她和溫顏一起出了一個節目,這個學弟當時問溫顏要了聯系方式,后面他們斷斷續續都有聯系,她不太清楚,沒想到……

不過她不是什么八卦的人,這也跟她沒什么關系,她也就沒放心上,權當今天的事沒發生過。

晚上她在宿舍接到了宋倩打來的電話,宋倩火急火燎的在電話里說:“陳禹和人家在酒吧打架,我們攔不住,你快來!”

點擊獲取下一章

重庆时时彩最新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