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靈力靈力快回來

“不可。”青睞愣了愣,又解釋了一句,“怎···怎可濫殺無辜?”

青睞摸不透這話中之意,沉思之時,赤燃悄悄走到青睞身后,“什么意思?”。

青睞回過神,無奈笑道:“算了,沒什么···”

“你是在笑我?”

“沒有沒有。”青睞挽住赤燃的胳膊,“走吧哥,就要開宴了。”

赤燃錯愕,但還是很滿意這個稱呼。

母親回頭,“既然你說到了公平公正,那便要提醒于你,人間的靈氣和食物不利于修煉,知白身世坎坷,能有今天可見天賦異稟、心志堅定,你萬不可趁他靈脈被封之時,趁人之危。”

若是從前,青情自然是相信青睞地的黃明磊落,只是今日,她明確察覺到了女兒的變化,她是既欣喜,亦擔憂。

青睞咽了咽口水,“明白!”

說是這么說,答應也是答應了的,但,做,可就不這么做了,說過公平公正又如何?重活一世,她定不能叫繁文縟節束縛了去,上一世的自己,就是太過光明磊落,才會被他們算計,如果說保命的前提是不再生活在陽光下,她想,這也是值得的。這一世,她只愿,及時行樂,她只盼,無憾無悔。

陸陸續續客席上滿了人,這靈蛇國一向以節儉著稱,所以這宴會自是十分的簡約,眾人端坐于草席之上,面前只有一葷一素與一杯酒水,所有客卿亦身著素衣麻布,而一旁的青睞正思考著怎么除掉知白,所以連她父親黑氺進殿,都沒注意到。

黑氺徑直走到青睞面前,滿目寵愛,“睞兒,爹爹看你氣色不好。”

青睞鼻頭一酸,撲進黑氺懷中喊出,哽咽道:“爹爹”。

黑氺摸了摸青睞的腦袋,有些詫異她今天的舉動。

“父親,宴會就要開始了。”赤燃面無表情地說著。

黑氺沖赤燃點了點頭,卻并沒有松開青睞的意思,最后,還是青睞主動松了手。

宴會開始,黑氺和青情立于眾人前。

“今日,是小女和犬子的千歲宴···”

不多時,黑氺叫來了青睞和赤燃,“為父,這就解開你們的靈脈。”

青睞眼中一閃,似是有流星劃過。

“切記,我靈蛇國避靈力,禁法術,你們可以修煉,萬不可為非作歹。”

話音剛落,黑氺雙手拉開一道靈氣,打通了二人靈脈。

青睞迫不及待地想嘗試一番,卻被黑氺攔住,“睞兒,你體內靈力強大,且你修為尚淺,無法駕馭,待向先生請教,再行修煉罷。”

青睞認真回答:“是。”

結束時,青睞急匆匆地拉著赤燃離開,宮門大開,出現一紅一綠兩抹身影。

赤燃沒好氣道:“干什么?”

“找司學老頭兒,出考題。”

“我不去。”赤燃甩開青睞,“我為什么要幫你?如果知白成不了先生,那我的拜師禮豈不是白費?”

“誰讓你腿軟呢?”青睞心里這樣想,嘴上卻像抹了蜜,“哎呀,所以,你才更要去,不能讓我一人,翻手為云、覆手為雨啊。”

赤燃抿唇思索,覺得甚是有理,于是兩人并肩離開。

青睞臉色一沉:還是要想辦法,絕對不能讓知白通過考核!

赤燃心思沉重:一定要想辦法,讓知白拔得頭籌,要不我的拜師禮可怎么辦?

各有所思。

點擊獲取下一章

重庆时时彩最新开奖号码